一項扶貧產業如何“起死回生”? ——南疆脫貧縣扶貧產業觀察

2021年04月10日11:02  來源:新華社
 

地處我國西部昆侖山腳下的皮山縣闊什塔格鎮加依納古特村,50歲的布威薩熱·阿卜杜杰力摸黑早起已是常態!耙皇沁@些毛驢,以往誰不是睡到日上三竿!闭f起每天伺候毛驢的“吃喝拉撒”,布威薩熱·阿卜杜杰力坦言,“伺候得心甘情愿”。

“那可都是能生金的驢,寶貝得很!辈纪_熱告訴記者,除了賣驢駒,她每天僅擠驢奶就有700元的收入?删驮趲啄昵,這些毛驢還是她的一塊“心病”。

2017年,皮山縣在原有兩萬頭驢的基礎上,從內蒙古等多地購進大批扶貧驢,重點發展驢產業。本以為借助當地上千年養驢傳統,發展驢產業既“得民心”又有效益。然而“水土不服”的毛驢卻陸續出現死亡現象。

“水土不服,加之產業體系銜接不到位,缺少科學養殖!逼ど娇h農業農村局黨組副書記、局長沙塔爾·加帕爾說,一鄉一個養殖模式,不僅使毛驢受胎率不高、飼養不規范、產奶率不高,疫病防治也不到位,最終導致損失慘重、教訓深刻。

為了補短板,皮山縣建立完善品種改良、疫病防控、飼草料、保險和延伸產業鏈五大體系!巴ㄟ^與科研院校合作,引進專家常駐,提高毛驢受胎率;同時引進企業,采取‘企業+基地+合作社+農戶’模式,建設毛驢標準化養殖基地和覆蓋各鄉鎮的配種站和擠奶站,實現毛驢養殖統一飼料、統一防疫、統一配種、統一擠奶、統一管理!鄙乘栒f。

如今,加依納古特村養驢專業合作社棚圈門口貼著《皮山縣養殖合作社疫病防控管理制度》和飼養配方方案,包戶技術員和責任干部隨叫隨到。而在村委會,每頭驢都有一份“健康檔案”和指定的“保健醫生”。

“我們按照檔案提醒農戶將懷孕、生產的母驢送到合作社或者企業托管,根據驢奶驢駒銷售獲得分紅!贝逦瘯魅嘻滬溙帷ぜs麥爾說,經驗教訓加上層層培訓,農戶養驢的傳統觀念大大轉變,基層干部也懂得尊重規律、科學發展產業。

皮山縣也在為驢產業向現代畜牧業轉型升級做著種種努力:先后改造5萬多平方米棚圈,新建、擴建一批村級配種站,優化農業種植結構,通過擴大飼草料種植面積解決飼草供應難題,夯實產業發展基礎!敖酉聛磉要持續加大科技投入,在提質增效、延伸產業鏈上持續發力!鄙乘栒f。

目前,皮山縣驢存欄量達到4.2萬頭,1.8萬名貧困戶參與毛驢養殖。曾經遭受重創的扶貧產業“起死回生”,成為當地帶貧益貧的主導產業之一。(關俏俏、趙戈、白志強)

(責編:李龍、韓婷)

熱點推薦

,区三一区区三区在卡二线卡区,暖看暖看看在线观观在,三三请片三級播播